媟语文学网

游香积寺

 595
 标签: 随笔文 

游香积寺

文/王余粮

有幸到长安谋差,闻知此乃香积寺地界,遂兴起。同事是当地人,性善诚实!见我上心,便热情介绍:“当游,当游!一里多地,十分钟即到。前几天还来了个市长,女的。听说是退休了,副市长。说是不惊动,只通知了寺院主管,但镇上还是知道了。来了四五辆小车,都是好车,前呼后拥的,村上派去了十多个治安员……女市长进去时间不长。烧了香,拜了佛,拿了寺院里的一本经书就走了。”

同事这么一说,我更是急迫,下午下班,便徒步直驱香积寺。

香积寺村道不宽,但村子很大,是八个小队全整合聚集在一处的,却都是两间的宅基地,借寺院的香火也是发展的商铺林立,道旁的小吃摊贩见行人过来便笑脸招揽。向南拐便是香积寺方向,却进入村子辅道,右旁一字停放着各色小车,头尾相接没有空档。行走百米,遇一院落,但见四周围墙高矗,青瓦压帽,院内古松参天,楼角飞翘。

心曰:此乃香积寺也!

院墙尽头右拐,便到了香积寺正门,面南。拾阶而上,仰头是一宽大的眉门,灰白石框架构,极像课本里圆明园遗址图片上的建筑,两丈高低,横上赋一眉额,烫金生辉,曰:古刹净土。“儒家的敬,道家的静,佛家净。”若是三“jing”皆有,该是怎样的修行呀。寺院的头道门,进了乃是殿前院,还未到寺院正门,脚下亦全是青石铺就,行人移步轻爽无声,洁而不滑,前院左角立一青石香楼,架下药葫芦状,细脖大肚,大肚细脖,相叠而坐。

终到香积寺正门,也是前殿,脚下石阶更多,大殿高高在上,仰头顿感殿门遥远。石阶被中间斜坡上张牙舞爪的巨龙石雕分为左右两道,龙爪密布相互缠绕。阶角坐一残退乞丐,见有行人便伸出一只脏污的黑手,托着个破旧的洋瓷碗做乞讨状。

上完石阶,便已到大殿门下。但见朱门内开,泡钉如碗,双环蹿狗。殿门正额:香积寺。两边门柱金墨一联:游香积寺

渡苦海终南山里无终南捷径

修等持香积寺内有香积如来

殿内一巨佛盘膝而坐,目慈面和,双手合掌揖于胸前。一妇人正在焚香祭拜,跪地磕头,样子十分虔诚,香烟袅袅升起,萦绕殿内。一僧在另一边的柜台拾掇摆放的手串吊坠佛珠等古色玩物,动静很轻,问手串价格,僧曰起步200不等,看木质,黄花梨崖柏及乌木都有,小叶紫檀的最高两千多。

出殿后门又是一院,但见花木夹道,松阴蔽日,殿宇亭阁雕梁画栋,错落有致,顿觉浑身清凉,心旷神怡。正前方又是一大殿,殿下设一巨大铁制香炉,正对殿门。香炉大小如一口寿棺,四角有铁脚撑立,齐于成人胸前。炉内积灰深厚,足可卧一人而覆之。寺院禁止外香入内,院内免费赐香,每人限三支。领香处排着队,依次领香,进香,跪拜,磕头,祈愿。坛内积灰为基,香枝林立,头上烟雾缭绕,弥漫寺院上空……该殿的左手有一通道,大青砖铺地,两侧轧有护栏,护栏上披挂了无数红色祈福飘带,覆盖了整个栏杆,形成两道红墙沿路延伸而去。好奇,随意看了一条福带,上写:祈愿者王晨。愿佛祖保佑我考上清华。再阅一个,写:陈向东。愿佛祖保佑王茜能喜欢我。沿祈福道继续前行,折向北,高大耸立的古塔就肃然显现了,祈福道两旁的“红墙”一直伸展至塔脚。近于塔下,见两男子围塔绕步,一个明显为寺院内僧人,僧袍剃发,另一个却未剃发,也未着僧袍,一身便衣。两人都围着塔慢慢移步,双手合掌,口中念念有词,不闻声响,只见口动。塔基一角坐一石碑,为汉白玉,手触冰凉,观其碑文方知此塔名曰导善塔,始建于唐永隆二年(681年),为十三阶密檐式,现残存十一阶,向上塔层高度骤减,层间叠涩出檐,施两排菱角牙子……略略看过,我便急步近身塔下,一是好奇塔下那两个绕圈之人,再是想零距离感受千年古塔之灵气,正欲绕塔而观,却被那个着便服的诵经者制止,“反了,反了!右转,右转。不能左转。”我和旁边游人一脸迷茫,兀转身另走,那个绕塔僧人恰巧近到身边,仍是轻步慢移,掌揖眉前,此时我才听清,僧人喋喋不休的是“南无阿弥陀佛”。导善塔,导善塔,或许他们俩就是在依塔而经,导悟修缮吧。

看天色不早,原路返回。走过火红相拥的祈福道,过焚香炉,抄院边一条石径小道直出寺院。门前石阶下那个乞丐还在,破旧的洋瓷碗里是几个钢镚和两三张毛票。

回头望望寺院殿宇,又看看石阶下的乞丐,不禁感叹:香积炉内香灰层深有无界外德行;导善塔下佛音经久能否世间为善。

媟语文学网心情随笔 栏目小编精心为您提供一组《游香积寺》,包含随笔文等更多心情随笔 内容尽在媟语文学网www.xyd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