媟语文学网

我很好(封闭执勤写给妻子的第一封信)

 651
 标签: 随笔 

原创 阿良写文章
亲爱的:
 
你好。
 
这个称呼是不是有点不习惯,老夫老妻了,还搞这虚头巴脑的东西,你是不是这样想的?
 
但我不这样想,要表达我此时的心情,没有比这三个字更恰当不过,电影里宋美龄称呼老蒋叫“达令”,翻译过来就叫亲爱的。
 
距离能产生美,距离也能产生思念啊。
 
从隔离到现在封闭执勤,已经整整46天没回到家,没见到你和孩了,站到监区的二楼,隔着冰冷的铁窗,东望去,隐隐约约能看到家,家还好吗?
 
想起隔离出发时的情景,当时新冠病毒疫情突然变得严峻起来,前景不甚明朗,未来难以把控,再加上隔离命令来的突然,当我背起你替我收拾的简单行囊,竟然有几分悲壮,“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你只是反复说,没事,家里有我呢。
 
还好,隔离期间我无事,还好,我们第二批全体干警隔离期满,全部合格。没有鲜花,没有掌声,没有闪光灯,我们悄无声息的跟第一批封闭执勤干警换了防。
 
一句戏谑话,我们进监狱了!不曾想,一进来就到如今。
 
如果说监狱是个围城,在隔离的时候我们盼着进来,但在里面封闭执勤,我们也盼望着能出去,出去看一眼手机,呼吸一下外面新鲜的空气,看一下温暖的小窝,还有好久不见的你。
 
大概也许是外面疫情防控严峻,也许是部分兄弟监狱防控不力导致监狱内犯人感染,原本三班换防轮岗突然变阵,全国第二批封闭执勤干警不再换岗。一句话,我中奖了。我安慰自己说,反正总要有人在里面封闭执勤,有啥理由不能是我呢,就差咬破食指,用鲜血写出“疫战到底”的决心书了。
 
别看我平时大大咧咧,松松垮垮,关键时候,我觉悟高着呢。
 
你电话里说第二批封闭执勤延期是薅羊毛,逮着一只羊薅毛;是换轮胎,逮着一颗螺丝死劲拧。
 
话不能这样说,我还劝你,要有舍小家保大家的精神。
 
什么叫英雄,危难时候站出来就叫英雄,什么叫担当,困境时候坚持下来就叫担当。再说,一天还有八十元的补贴呢,哈哈,我计划出去后给你买件贵点的衣服,把补贴全部用到你身上。
 我很好(封闭执勤写给妻子的第一封信)
我这里,一切还好,只是有点累。早上六点要带犯人做饭,晚上还要带犯人做夜班饭、锁饭车,夜间凌晨有时还要看监控值瞪眼班,白天要坐岗执勤,不但要带犯人看病,要在装卸车现场,还要组织外加工生产等。一根玄几乎没有放松的时候和机会,还好,在我们带队人小汪的带领下,群策群力,统筹规划,合理分配,工作---so easy。七位同志,不但把监区的重担担起来,还干的很好。这是不是应了那句话,把平凡的事干好就是不平凡,把简单的事干好就是不简单?
 
我们二批封闭执勤的,有几个年轻同志相继倒下,反倒我们这些年级大的能当他们长辈的老同志在坚守,我打趣说,还是皮糙肉厚有用,泼皮,抗压,就是往我们身上泼开水,都烫不出个好歹。在监狱最基层摸爬滚打几十年,早已练就金刚不破之身,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其实,我是有秘籍的,我只是想方设法在调节自己。生活中不能没有情调,苦中有乐,乐中有苦,美中有不足,不足中也有美吗?
 
生产区的临围墙处,有一道长长的小水泥路,吃过晚饭,在上面散步,看着路旁那迫不及待冒出头的绿色小草,还有那开着小花的荠荠菜,远处树上归巢的一对喜鹊窃窃私语,合着醉人的春风,也是一种别样的风趣;
 
监区里有个老一点的点唱机,类似于卡拉OK里的点歌机,把它弄到我住的会议室,接上音箱,嘿,那音效也是刚刚的。
 
“给我一杯忘情水,换我一夜不流泪,所有真心真意---”,忘情的时候,也有刘德华的味道;
 
生活吗,当你不能改变,也不能抗争的时候,为什么不能闭着眼睛享受它呢?
 
草丛里一只花猫下崽,我能感悟到天地之大德曰“生”。监区大厅前仅有的一颗杏树开出的第一朵花,我能看到整个春天。抗疫指挥中心送来雪碧可乐,我们干杯吧,朋友,能喝出酒后的豪情。
 
甚至有时候,监区里的犯人一句“干警,辛苦了”,都让我好受半天。“理解万岁”!我们不怕辛苦,不怕默默无闻,我们就怕有关部门的不信任,不理解,乱指方向。
 
好了,不说这里情况了,反正一句话,我很好!
 
家里你还要多操心,老妈八十多了,你常跑去看看,家里缺啥,一次多买点,捡贵的买,我这,快两月了,没化一分钱,再说,不是还有八十一天的补贴吗?别不舍得花钱。另外,家里水电煤气费,我已在监狱领导组织的手机开放日交过,放心使用。
 
女本柔弱,为母则刚,特殊时期,你柔弱的肩膀多扛些,待到我出来后,还你一个大大的拥抱和春暖花开!
 
好了。
 
就此,爱你,多保重!
 

媟语文学网散文精选 栏目小编精心为您提供一组《我很好(封闭执勤写给妻子的第一封信)》,包含随笔等更多散文精选 内容尽在媟语文学网www.xyd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