媟语文学网

人情,妥协,三缄其口

 838
 标签: 短篇美文 经典杂文 

时论杂调 || 人情,妥协,三缄其口
 
2011陈潘玥  萧中红帆文学社 
---
                                                           
---
我和一好友在食堂吃饭。吊在队伍的中间,慢慢悠悠往前挪。
 
打饭的进程在我的好友临窗时停了下来。那打饭阿姨突然一声不吭跑去了旁边的窗口,再没回来。
 
我们的目光追随着她,看她热络地探头,同在窗口前的男生讲话,转身去给他加了好几支羊肉串。
 
好嘛。原来是熟人相见,情理之中是要照拂一下的。
 
于是我们恍然了,有些不耐地在原地等待。一个五分钟就在好友校卡略显急促的敲击台面声中过去了。不成想那阿姨顺便要照拂的人这么多,等待好像一张深渊巨口吞没结果。
 
我听见队伍后面的窃窃私语声,也听见我心底不虞正热气蒸腾,像以往许多其他情景,我明白沉默带不来最快的解决方案,于是我出声叫喊。
 
“这边没有人管一管吗?”
 
窗口里依旧秩序井然,一声呼喊石沉大海。
 
“这边没有人管一管吗?”
 
有人抬头望了望我,又转头做自己的事。
 
“这边没有人管一管吗?”
 
面面相觑地,食堂工作人员依旧不动如山。那阿姨恍若未闻,把耳朵挂得跟屋顶一样高。
 
火烧灼上来,我有种被搁置的难堪。
 
在我声音更大且更急促之时,终于有人走过来询问我要什么。
 
好友提出要向食堂管理层反映,我们解决完午饭却在窗口前对不上姓名与照片。一圈看下来一无所获,连意见本都看不见踪影。我们只好放弃,走出去前好友洗手,我猛然留意到在后厨一块空地的立柜上还有贴工作人员介绍,走近那一张,看上去是有些像了,但仍旧难下判断。
 
最终在时间和精力的权衡下,我们放过了此事。事后我常感到不安。
 
无论我口号喊得多好听,把自己置于一种多少崇高的境界里,我依旧像沉默的大多数一样,在我所及力避免的,并且要求别人避免的三缄其口的无耻中,把气恼闷在了肚子里,而非转而去做出一种直面的尖锐的揭发。有多少东西是在这样状似妥协的消解中得到纵容的?
 
放大了讲,这难道不就是一种人情往来,责任缺失等多方面因素导致的一个普遍性现象吗?
 
---
 
两天后听广播评论某新闻事件时抓到一句话,大意是利益不能改变规则。在那件新闻事件的语境背景下此话必然是言之成理的,但一霎时听到,我又禁不住要提出此话的纰漏。何为规则?规则保护的正是大多数人的利益。而当我们的利益诉求触摸到社会规则死角时,也需要有改变规则的能力。这句话满足的,仅仅是少数人的利益与绝大多数人冲撞的条件,有点以偏概全的意思。真要讲利益不能改变规则,我是要出来辩驳的。
 
那一顿饭我吃了很多,吃到胃都微微地鼓胀起来。那一顿饭我也想到很多,于是萌生出写一篇肖想已久,但迟迟未落笔的文章的冲动。
 
现实世界里,人情关系广布。这种规则我们通常在之前加一个“潜”字,约定俗成。这是一件何其自然的事,因为我们无时不刻也受到这些人情的庇护,有了这些东西,很多事情都顺利且顺理成章了起来。在做某事达到某个目的前先打声招呼塞点礼,我们敢说没有看到过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吗?
 
当我们发出感慨,对别具特色的人情社会发出质疑的时候,通常是在处理不好人际关系,没有后门可走,不能获得捷径的时候。我不在这里比较契约社会与人情社会的优劣,只是感到一种疑惑。
 
 
 
但真的是一种捷径,而非为其所累吗?
 
看到一种观点,说社会的人情应该体现在法治上,做过的错事受到应有的惩罚,才是对民众人情的最好保护。而所谓的人情则仅仅表现在一种建立在家族血缘关系上的熟人关系网,而对陌生人持一种较为漠视的态度。这种关系化的人情,说穿了就是把社会的公共资源和权力进行价格化,变成为了一种商品。
 
因着不肯消停的性格,我曾参加很多组织活动。时而感到振奋,时而又感到失望。即使身处校园,你都不能讲不受此影响。我想痛批,在本子上忿忿地咒骂,叉腰在好友面前唾沫横飞,摆脸色给所有过往的人看,但我自知可笑,自知幼稚。只要有人存在,偌大一个世界,哪处不是人情滋养的土壤?人情,妥协,三缄其口
 
---
 
我们强调谨言慎行,圆圆润润做人做事,这是人情社会的大学问。我要写个故事还得专挑避着别人的晦气走,否则“哐当”几张嘴织成牢还真就把你关在里头了。外面的人说你要出来就要懂得外面世界的规矩。我们没有“文字狱”,可我们依旧有“投沙射影”的高帽子,一下扣在你头上就是惹了大乱子了。这时候的人大都是没有朋友的。那怎么办?摸摸脸上的唾沫星子,把自己打磨圆实了,再从牢网里头挤挤出来?
 
我不知道。
 
我至今还坐在牢网里,一边不知所措,一边看周围成群结队的圆片争先恐后地滑溜出去。
 
有人曾评价我像生在革命时期的学生运动领袖。我听不出此话贬褒,其实还算的上一个蛮恰当的比喻。我确实满怀着一股渴望改变我所见不妥现状的热切而澎湃的心。然而此时此刻此地,我站在这里大声疾呼,身后荒原寥落,亦不知有谁响应。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我何求。”
 
我想说:我要让善恶有果,让是非有数。我要让大浪淘爱憎,让螳臂当泰山。我要将这世间一切莫须有的罪行断绝,要让这光阴百代不复回的冤孽清白。我要让没有被说出来的话云霄响彻,我要让窝藏的不幸都被看穿——我要把这一切肃清。
 
但我说不出这样的话来。我不敢。
 
诚然,我也是一个胆小的人。心有利器,手无爪牙。你要我天为盖地为席,要我烈日当头为帽,荆棘裹足为靴,要我身先士卒,鞠躬尽瘁,我必退缩。
 
人愚顽的劣根性也扎根在我的皮肉里。我的生命搏动,恶的鲜血流淌。我有平常父母,有酒肉朋友,我在生的阴霾里苟活,在死的崇高前躲闪。我享极琐事哀乐情仇,在云雾深处窥想山河壮阔,难知身在何处。
 
其实这也是我们人能保持悲悯的重要原因。一个不识七情不通六欲的人也已然丧失了性格中人性那一部分,物我相类。而千人往复,万古云霄,很难有人真正做到不为情所动。正是这份相近的情感使我们站出来为某件事抗争,使我,使我们“不惮于前驱”。
 
人情,讨巧,流言,沉默……我们不断观察与思考,剖析仍然存在的荒诞社会观,不是为了置身事外地斥责,言辞正义地以上帝视角指点功过;不是为了凸显自身虚伪的深刻,以此摆脱随波逐流的蒙昧;不是为了反思社会复杂,人际矛盾。
 
---
 
——“我们只是在给自己,给仍然对这个世界抱有期望的人——寻找一个公正的交待而已。”
 
是的,我们仍年幼,小得小失并不会在我们亘如星河的生命进程中留下痕迹。正如某作者所言,太纠结,你的视野就小,这辈子只能成为二等层次的人。我写下这篇文章并不敢说号召揭露或者批判。我只是想说只有当我们变得对权力界限敏感的时候,诸多问题才可以看到解决的可能性。
 
我们是朝菌,是蟪蛄,是蝼蚁,再自以为是规则也不会按着我们的棱角改变。然而,我时时在想,一个人的人生中就不会碰到那么一两次抉择吗?
 
我们可能不会成为刑辩律师,身负世俗骂名为犯错之人保留为人应有之尊严。推动中国法治体制的车轮朝公正合理前进一厘米。
 
我们可能不会成为记者,在沉默中发掘声音,在舆论的洪流里看见事物的本来面目。
 
我们可能不会成为医生,在糟心的医患关系,对疾病的偏见和亟待完善健全的医疗体系里挣扎仁心,小到头痛脑热,大到生离死别间,保持对生命的敬畏。
 
但我们始终有自己承担的责任,终有论理应得的权利。
 
“这个世界是个好地方,值得我们为之奋斗。”
 
这话是海明威说的。我第一次看到这话却是在另一本小说里。此话还被一部电影引用,那部电影对人性持悲观意见,说只同意后半句,小说作者借角色之口对此表达不以为然。
 
“这个世界既没那么好,这个世界也没那么坏,我们为之奋斗一把也未尝不可。”
 
我想这正是我所欲言。
 
诚然,这是一篇见识短浅,极端不成熟的文章。将有很小一部分人关注到它,它也将使很小一部分人中的很多人发笑。也许不用五年,几月后我自己也将感慨,她到底要被多少力冲昏头脑,才会写这样看似热血,实则妄言,戳人痛脚,也起不到什么实质性作用的话。但是我又想,很多时候我们是不是就缺了这样愚蠢的力量?
 
天下事,有所激有所逼者成其半。雁过尚且留声,人生下来总得改变这世道一点点。不知我所言是与不是?
 
——《人情,妥协,三缄其口》
刊载于《红帆报》第183期
作者:萧山中学2011班陈潘玥

媟语文学网经典文学 栏目小编精心为您提供一组《人情,妥协,三缄其口》,包含短篇美文,经典杂文等更多经典文学 内容尽在媟语文学网www.xyd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