媟语文学网

《杰克·凯鲁亚克 传记》凄凉的结局,2

 726
 标签: 散文 

约输C.霍尔姆斯:
克鲁亚克的母亲在《大瑟尔》出版之后,写了一封信给我们。

她从来没有见过我的妻子雪莉,却直接给我们写了信。杰克有麻烦,他们在佛罗里达,杰克酗酒成性。实际上他的母亲写信给我们说:“请在康涅狄格州为杰克找一个住处吧。”我们回信说,“天哪,要是他也愿意这么做,当然没有问题。”杰克大约三天之后坐火车到了

杰克到达时,是星期天晚些时候,神志非常清醒。他打算在这里找一套房子,好把他的母亲接过来。他独自来的,带着钱,一心想找房子。

我对他说:“好啊,杰克我开车送你去。”我们尽全力地找了一阵。

我有一两年没有见到他了—一我们只是打打电话—他总算来了,喝起酒来,我也喝了起来,渐渐大家都感到快活,回忆往事。

一个星期之后—一个星期之后一整个计划就被他忘得一干二净了。我们成天坐着,克鲁亚克无论喝醉还是清醒都是个最好的谈话伙伴。他每天要喝上一夸脱的白兰地,雪莉能做的无非是逼他吃点东西,好让他继续活下去。

然后,星期六到了,我说:“你看,杰克,真该死,我们该为你找一所房子了。你的母亲亲自给我写过信,要求我救救她的孩子’,她在信上说,救救杰克吧,请帮他一把。他都要崩溃了’。”所以这天我就说,“听着,杰克,我们今天只能喝啤酒,忘掉所有这一切吧。”

外,他听从了。他第一次刮了脸,还洗了澡,看起来很英俊,他一向很英俊,就算有点憔悴也无妨。

我们开车到第普河去,四处打探着房子。我看出他在后座上直冒汗,犯酒瘾了。他不失体面地掩饰着它。

事情不顺利。我们找不到什么房子。我们来得太晚了,找房计划成了那种注定要破产的事。它看来是没法实现的了

后来,我把他带到埃萨克斯的一家酒吧,同他喝起了啤酒。他变得非常好斗,开始同伙计争论。他只喝了啤酒,变得有点偏执,好争论,那个显然一直缠扰着他们的搬出佛罗里达的计划,现在已经被他完全抛至脑后了。

我们回到我家坐着,雪莉为我们准备晚饭,然后他开始大喝烈性酒。后来他用那种郑重其事的眼光看着我,说:“我得离开这里。”我说,“你想做什么呢?”他说,“开车送我去洛厄尔吧。”我说,“杰克,我不想把你送到洛厄尔。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干,可是我不能开车到那里去。我不是个好司机。我讨厌这个主意。到那里去足足有一百英里远

他靠回椅背,我想:“啊,他要生气了,会说些‘你不够交情,根本不爱我’之类的话。”但是,我过了这样一个礼拜,已经累坏了。我不能让步,否则真会赔上老命。

然后他以他常有的那种方式微笑了一下,说:“也许我可以一辆出租车去。”我说,“杰克,坐上八十英里的出程车?

你真是昏了头了!”这时雪莉进来了,她明白了—雪莉善于看透别人的心思,非常了解杰克,也很爱他—一就说,“你是当真的吗?”杰克是当真的。

他在某些时候必须转移到另一个地方。他非得走,无法忍受呆着不动。雪莉便过去给新伦敦的什么人打了电话,说我们这儿有个人想去马萨诸塞的洛厄尔,你们能不能……”《杰克·凯鲁亚克

杰克那时身上带着很多钱,我们就为他安排了一次出租车旅行。车从新伦敦开来了,我们把杰克安顿进去。我给了他个一夸脱的罐子,一个保藏罐,我给了他白兰地和苏打,够他喝上一路的。

出租车司机走进来,看了一眼杰克,脸都吓白了,因为杰克那时正好喝得醉醺醺——他已经不是喝啤酒,而是喝起真正的烈性酒来了。我把司机拉到大厅里,对他说:“别担心这个家伙。他没事儿。他一路上都会不停地喝酒,但是不会给你添任何麻烦的。他会唠叨个没完,可实际上清醒得很。”

于是我们把杰克弄进了出租车里,把那夸脱自兰地和苏打放在他身边,他滔滔不绝地唠叨着。我告诉司机说:“把这个人送到洛厄尔,在那里让他下车,就不用管他了。”他回洛厄尔是为了见G.J.,那家伙也许就不在那里。我不知道。

他在一团乱麻中,径直往他认为会感觉好些的地方赶去

链接:《垮掉的行路者: 杰克・凯鲁亚克传记》


《杰克・凯鲁亚克》传记:当代美国的“路上生活”(1)

《杰克·凯鲁亚克 传记》故城重访(6)

《杰克·凯鲁亚克 传记》故城重访(7)

《杰克·凯鲁亚克 传记》故城重访(8)

《杰克·凯鲁亚克 传记》故城重访(9)

《杰克·凯鲁亚克 传记》故城重访(10)

《杰克·凯鲁亚克 传记》故城重访(11)

《杰克·凯鲁亚克 传记》故城重访(12)

《杰克·凯鲁亚克 传记》故城重访(13)

媟语文学网散文精选 栏目小编精心为您提供一组《《杰克·凯鲁亚克 传记》凄凉的结局,2》,包含散文等更多散文精选 内容尽在媟语文学网www.xydxg.com。